建设银行(00939.HK)

绿贷业务哪家强?四大行进万亿俱乐部,股份行兴业破四千亿

时间:21-09-06 20:32    来源:和讯

财联社(上海,记者 潘婷)讯,“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下,绿色金融业务已然成为银行业发展的“重头戏”之一。纵观上半年,除沪农商行外,40家A股上市银行中,有24家银行披露了最新绿色贷款余额,工行、农行、建行位列行业前三,规模均超万亿元。

业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分析称,近年来,各银行绿色金融业务快速发展,部分机构将发展绿色金融业务上升至重要战略层面;在组织架构上将绿色金融作为单独的业务部门;在业务开展上,大力发展绿色信贷并保持绿色信贷的投放比例与精准度逐年提升。

“绿色金融对银行的重要性将越来越凸显。”该人士表示,未来高碳行业发展必将面临深刻转型,转型风险、叠加气候变化所导致的物理风险,均将向金融体系传导,践行绿色金融已经不是做不做的问题,而是怎么做的问题。

四大行率先进入万亿“绿贷俱乐部”

财联社记者梳理发现,有24家A股上市银行在半年报中披露了具体的绿色贷款余额,其中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00939)分别以21544.58亿、17639亿、15700亿的规模位列行业前三,同时亦是绿色贷款突破万亿大关的三大银行。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中国银行并未在半年报中披露相关数据,但其管理层在半年报的业绩发布会上明确,中国银行的绿色信贷余额已突破万亿元,并持续增长。财联社记者查询其2020年年报发现,截至去年末,中国银行的内地绿色信贷余额为8967.98亿。

紧随其后的是兴业银行(601166,股吧),以4127亿位列第四,是唯一一家在绿色贷款余额方面超过国有大行的股份制银行。交通银行、邮储银行分别排名第五、第六,前者的绿色贷款余额突破四千亿,后者则突破了三千亿。

股份行中,浦发银行(600000,股吧)、招商银行(600036,股吧)、华夏银行(600015,股吧)等三家股份行的绿色贷款余额均突破两千亿;城商行江苏银行以1222亿元的绿色贷款余额位列第十。

增速方面,南京银行(601009,股吧)的绿色贷款余额为885亿,增速较年初增长31%,为业内增幅最大的银行;其次是兴业银行,绿色贷款余额达到4127亿,较期初增长29.19%。

兴业银行绿色债券承销规模同比增长近10倍

除绿色贷款之外,多家银行同时发力了绿色债券。招商银行上半年共助力15家企业发行17笔绿色债券,合计发行规模226.15亿元,其中主承销规模95.36亿元,包括主承销44.36亿元的碳中和债9只。

截至6月末,南京银行的债务融资工具发行量超1200亿元,成功发行2021年第一期40亿元绿色金融债券。上海银行中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绿色债券投资余额71.02亿元,较上年末增长36.39%,债务融资工具承销145笔,同比增长26.09%;债务融资工具承销规模 1148.12亿元,同比增长26.24%。

兴业银行披露的绿色金融业务数据更为详细,表内,其绿色租赁业务融资规模较期初增长12.09%至384亿元。表外,拉动财富银行、投资银行,落地首款聚利ESG私募产品,规模余额7亿元;绿色信托存续规模519亿元;绿色债券承销规模接近160亿元,同比增长近1000%。

此前,央行研究局课题组发布文章指出,2020年,82家金融机构参与了境内绿色债券(首只绿色类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除外)承销,其中24家为银行机构,累计承销582.68亿元,承销量前三为中国银行、兴业银行、招商银行,分别为87.51亿元、75.05亿元和56亿元。

一边限禁“两高一剩”,一边投向绿色行业

在资金投放领域方面,银行一边限制或禁止“两高一剩”行业,一边将资金投向了绿色行业。

成都银行称,严控“两高一剩”以及不符合国家及我行信贷政策领域贷款,并在流程管理中嵌入绿色信贷理念,贷前、贷中、贷后环节均包含环境和社会风险尽职调查工作,严格控制限制类行业和禁止类行业。西安银行(600928,股吧)表示,禁止信贷资金流向“两高一剩”和淘汰产能落后项目及企业。

中信银行也称,严格控制“两高一剩”等领域的投放,差异化支持其中技术优、效率高、有潜力、有市场的优质企业,坚决执行环保“一票否决制”,引导信贷资源配置进一步向低能耗、低资源消耗、低污染、低排放的行业和企业倾斜。

具体来看,这些资金都流入了哪些绿色行业?招商银行表示,其绿色贷款主要投向基础设施升级、清洁能源、节能环保等领域;主承销的绿色债券的资金投向了新能源汽车、轨道交通、光伏发电、核电、风电、生物质发电等相关行业的多个节能减排项目。

在推动全行绿色金融业务方面,成都银行表示投向节能环保、清洁生产、清洁能源、生态环境、基础设施绿色升级和绿色服务等6大类绿色产业;针对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等能源转型和减排企业制定精准营销战略。

注意新风险,避免“谈碳色变”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任玉洁对财联社记者表示,目前已有多家银行在践行绿色金融领域提供了很好的表率,包括在战略上,将发展绿色金融作为重要战略之一;在组织结构上,将绿色金融作为单独的业务部门管理负责;在业务开展上,大力发展绿色信贷并保持绿色信贷的投放比例与精准度逐年提升。

任玉洁表示,各银行开展绿色金融产品创新,如发布ESG指数,陆续在更广范围进行碳排放权质押等。同时已有金融机构将绿色表现纳入现有评级体系。虽然上述举措短期内的效果不一定十分显著,但长远来看,实际上推动了绿色领域的壮大。

任玉洁认为,在业务层面上,银行要从原来的有没有向好不好转化,关注贷后管理,确保资金流向绿色领域;在投放领域上,除了关注绿色的领域,更要关注在双碳目标下具有重要转型需求与必要性的转型领域;在主体支持维度,要关注中小企业,此外,还要意识到发展绿色金融切忌“运动式”。盲目对高碳企业抽贷、断贷或将造成新的金融风险。

今年7月,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曾公开强调,金融机构应充分考虑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实际和各行业发展的阶段性和转型难度等因素,紧密跟随有关部门制定的碳减排政策,不可简单地对传统高碳行业踩踏式、冒进式抽贷、断贷,到期不续做,要在确保自身业务可持续性、积极支持相关企业绿色低碳转型的基础上,对传统业务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持,避免“谈碳色变”。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